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文档 > 公司介绍 > 新闻中心
 产品介绍
    新一代基因护肤液
    KTV9腺病毒肿瘤基因治疗药物
    美容化妆品用重组蛋白
    安必金长效干扰素-α
 技术平台
    研发腺病毒为载体的基因治疗药物技术
    研发核酸药物技术
    研发保健食品、基因化妆品技术
    长效重组蛋白质药物技术
    基因药物高效表达技术
    基因药物筛选技术
 相关专利
    对多种皮肤细胞修复具持续作用的人血清血蛋白重组融合蛋白
    通用的注射用重组人血清白蛋白融合蛋白制剂配方
    一种重组人血清白蛋白及其融合蛋白的分离纯化工艺
    含人血清白蛋白与皮肤细胞生长因子的融合蛋白护肤产品制备工艺和用途
    抑制肿瘤细胞生长的KTV系列产品的制备及用途
    长效的人干扰素类似物已授权
    对多种细胞具刺激增生作用的人血清白蛋白重组融合蛋白已授权
    高效表达人血清白蛋白酵母菌株的构建及发酵纯化工艺已授权
 
 
 
 
中国生物技术实践 (2005/12/23 )
 
 

      在中国,生物技术起步公司还在为其生存而挣扎,但新的生存模式已逐渐浮现。

      并不是中国的一切都在蓬勃发展。例如,在政府研究所里的生物技术研究也许是在令人乐观的发展,但是,政府在该领域的日益增强的注重并没有转换成生物企业的无限的商机。

      中国的医药公司、风险投资和其他地方的生物技术起步公司财务分析家对把国家的有发展前景的研究转变成为商业产品和能独立发展的企业提供企业帮助还是持谨慎态度。大部分的中国医药行业领导公司都是国有公司,对风险较高的生物技术起步公司在创新的药物研究方面缺乏兴趣。而就风险投资而言,熟悉中国风险投资体系的人的评价是:国内的风险投资公司在判断生物技术公司的投资潜力上缺乏经验。

      北京双鹤医药副总ZHANG YU说:中国医药公司不愿意资助新药研究是因为他们负担不起。

      “大部分的中国公司销售基因药物,激烈的竞争使我们不得不以便宜的价格出售。我们怎么可能有足够的利润对生物技术研究进行长期的支持?”ZHANG认为这一现实在短期内难以改变。杭州USTAR生物技术公司CEO,QIMIN YOU认为抱怨这种生存环境无济于事:“你应该列举所有可能的融资来源,设计出一套可行的商业计划来实现公司融资。”

    在求助于创造性的生存战术外,企业家别无选择。比如北京未名福源基因药物研究中心总裁ZAILIN YU(于在林),他正尝试以其国家投资的研究项目和新药成果美国上市的前景进行海外融资。BIOWAY(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是国有公司,该研究中心是BIOWAY控股的研究中心,研究中心正在研发一种YU研究的血细胞刺激药物。

      然而,YU说:“由于其自身的资金短缺,BIOWAY无法对我的研究继续进行资助。”

      为此,他不得不向专门针对国有生命科学企业资助的政府部门寻求了1100万RMB的特别资助。对海外风险投资者来说,政府对临床前实验的支持是很关键的认可。一旦该药品在中国获得新药批准,YU将立即在美国对该药进行临床实验。YU说:“在吸引风险投资者进行新一轮的研究资助方面,中国政府的认可极有说服力,这也将提升公司的价值,为前期投资者带来更好的回报。”

      YU同时透露,由于中国政府还在实行外汇管制,本月迟些时候,他将与一些南韩的风险投资家成立一个注册于开曼群岛的合资公司(公司的海外注册将减轻投资家们对投资收回的担心)。新成立的合资公司将全权控制一个注册在北京的子公司,并向北京子公司注入运作资金,目标是1500万美金。接下来,该北京子公司将就其目标的新药物的研究全部外包给未名福源研究中心。通过这种模式,研究中心将同时享用海外资金和国有的利益。

      YU认为,他的技术平台——已有药物的蛋白质结构最优化,和融资模式,都可以用来建立连接中美药品研究的桥梁。

    YU注重在国际风险投资家,而QIMIN YOU则在一年前从休斯顿回中国时,侧重依靠他的旧朋友网络和以前的温州同事。

      温州人以其敏锐的商业眼光和聚集巨大财富的能力而闻名,但是他们太需要对他们的低科技含量的生产产业进行升级了。

      “出人意料的是,当我向一个房地产商寻求资助的时候,他的第一个条件不是要求技术,而是要求我卖掉在美国的汽车和房子,和家人一起回中国。”YOU说。

      YOU的投资人,上海GUANGSI投资发展公司总裁,JUEYING CHEN解释说:“我不知道你的生意有多高科技,我所知道的是技术是由人来完成的。而我们温州人倾向于判断相关人员是否可靠。”

      “YOU博士在美国已经很成功,如果他能够放弃他在美国的家和拥有的一切,我们没有理由质疑他。”CHEN继续说。

      通过几个温州公司的1000万RMB的投资,YOU和他的搭档LIN HU,另一位在美国工作的科学家,于今年一月启动了USTAR。该公司侧重于就500个最具有治疗功效和商业化前途的人类基因的RNAi数据库,以及分子诊断产品,其中淋病PCR-ELISA测试和淋病PCR-STRIP已在临床阶段。

      “除开我和我的投资人的关系,我公司吸引投资人的原因还有我们的商业计划是谨慎的,可实现的。”YOU说。

      根据YOU的说法,他的RNAi数据库是个成熟的产品,可以出售给中国和美国的研究机构以获得回报。这些钱也许还谈不上是利润,但已足够说服投资人对试剂的临床实验继续投资了。而且,诊断产品的许可相对新药的许可要容易得多,这也减轻了投资者对利润回报的担心。

      ZHAOHUI PENG,深圳SIBIONO基因技术公司总裁,认为他可以依靠政府融资保持公司的发展。在2003年10月,他们公司获得了世界第一个基因治疗的药物许可——针对头部和颈部鳞状细胞癌(HNSCC)的重组AD-P53。HNSCC是一种在中国每年250万新癌症患者中出现率达10%的癌症。至今为止,PENG是成功的,几乎8000万元的所有的研究融资都是来自政府机构、政府基金和大学。

      PENG说:“从1997年自美国回中国以来,我不断去说服政府官员和领导:这不仅是个使我和我们公司受益的药物,也是使中国和生物产业受益的药物。”

      这一次,北京听从了PENG的建议,对他的项目进行了投资。这是个开始,但如果中国要的是个有全球竞争力的生物产业,不仅政府,投资者和医药伙伴需要付出更多的资金和承诺。

 
返回新闻中心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津ICP备17007982号
Copyright©2004-2019 天津溥瀛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