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文档 > 公司介绍 > 新闻中心
 产品介绍
    新一代基因护肤液
    KTV9腺病毒肿瘤基因治疗药物
    美容化妆品用重组蛋白
    安必金长效干扰素-α
 技术平台
    研发腺病毒为载体的基因治疗药物技术
    研发核酸药物技术
    研发保健食品、基因化妆品技术
    长效重组蛋白质药物技术
    基因药物高效表达技术
    基因药物筛选技术
 相关专利
    对多种皮肤细胞修复具持续作用的人血清血蛋白重组融合蛋白
    通用的注射用重组人血清白蛋白融合蛋白制剂配方
    一种重组人血清白蛋白及其融合蛋白的分离纯化工艺
    含人血清白蛋白与皮肤细胞生长因子的融合蛋白护肤产品制备工艺和用途
    抑制肿瘤细胞生长的KTV系列产品的制备及用途
    长效的人干扰素类似物已授权
    对多种细胞具刺激增生作用的人血清白蛋白重组融合蛋白已授权
    高效表达人血清白蛋白酵母菌株的构建及发酵纯化工艺已授权
 
 
 
 
寻找财富 (2005/12/05 China Daily)
 

   

      确切地讲,这并不是一个转折点,但他肯定是一个事情已经发展变化的迹象。

      作为北京大学附属的中国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的首席科学家,于在林有生以来第一次邀请一名专业的摄影师在他的办公室中摄影。

      “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已经有很多国内外的媒体向我索求照片了。”北京未名福源基因药物研究中心有限公司的总裁于在林说到。

      因为他在最近的融资交易中的鲜明态度,这位生物技术公司的创办人一举成名。作为世界上最主要的杂志《自然生物工程》描述这笔交易为:是使公共研究资金、国有资产、国外风险资金和纳斯达克上市前景一体化的重要战略一步。

  困难的开始

      于教授最初带来的资金不是很多,只有大概一千五百万美元。

      “自从我从美国回到中国,经过我三年的努力才筹集到这些钱。”他说。

      在上世纪80年代,于教授研制出中国第一个生物工程的杀虫剂。这个巨大的研究成果使他得到了作为访问学者在1989年去康乃尔大学的机会。后来他开始创办以基因药物研究为重点的生物工程公司—以加州为基地的美国福源集团。

      “以在美国销售的重组蛋白质药物为基础,我已经发展了制作新药的工艺。我曾想,此项工作在中国进行会相当便宜。”于教授说。

      然而,这次并不是。当他在2002年回到中国后面临了严重的资金问题。

      在他回来当年,于教授与北大未名集团建立北大未名福源研究中心,并持有35%的股份。该中心以研究生物药物为主,其中包括以在美国畅销药物的蛋白质改构为基础的血细胞刺激药物。

      于教授说,用这种节省成本的方法研发新药物在美国非常流行,而且不会违反知识产权。然而,问题是北大未名不能向于教授的研究提供足够的资金。研究人员不得不寻找其他资金来源。

      “由于我浪费了太多时间在不成功的资金活动上,我开始越来越不熟悉我的实验技巧了。”于教授叹气说。

      由于大量的资金需要和巨大的风险,在中国很少有制药厂或者风险投资商会支持新药的临床前的研究。国家科技部秘书张景安(音译)说到。

      从筛选化合物或者蛋白质到实行临床实验,这个过程在美国一般要8亿美元和10年的时间。据预算,在中国只需要约十分之一的花费。但国内的制药厂仍然会认为这个投资太高而不会考虑。

      “曾经有一个酿酒厂愿意投资,但前提是要持有大部分的股份。但北大未名拒绝放弃手中大股东的地位。”于教授说。

      北大未名集团的董事长潘爱华正尝试着使他的集团快速发展。

      “这对他来说不容易,”于教授说。

      “让新的投资持续增加很困难。但我的研究会为北大未名提供最有前途的产品和技术。放弃研究中心的大部分控股权会毁掉一切。”

  财政的创新

      除了这些资金的困难,于教授是不会离开北大未名的。

      “我不能违背我对潘董的承诺。”

      留在这个国有企业也有优势。于教授已经成功地向国家科技部、北京市政府和海淀区政府申请到了一千一百万元(合一百三十六万美元)公共研究基金。尽管这个基金在中国是面向私有高科技企业的,但国有企业会更容易地得到。

      国家的支持帮助解决了很多临床前期的实验技术问题,而且也会吸引风险投资商。

      国家投资在高科技工程是自愿的,一般不会要求得到所涉及的知识产权。

      “国家是从培养生物科技产业的发展中得利,”于教授解释说。

      一次又一次在国内的资产市场失败后,于教授把他的焦点转移到国外的风险投资商上面。

      以伦敦为基础的VC Reabourne科技公司的投资经理彭怀中(音译)说到,在中国,医药的销售前景不太会吸引国际的投资者,因为中国市场相对狭小。研究投资和药物价格的控制会降低利润。

  于教授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解决方法

      “如果药品在中国通过了临床试验并得到了新药批准,这种药在美国的临床试验就会变得简单。在中国的实验成功可以使美国的志愿者和医生更相信这种药品的安全性。”

      他补充到,在中国的认可可以更简单的说服以美国为主的风险投资商来支持药物的研究和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这可以为第一轮的投资商带来更大的回报。

      “这种发展和资金的创新策略是迫于这样的苛刻情形。”于教授说。

      他说服了南韩的一家上市生物企业Lifecord来投资,但仍然有两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未名福源不愿意接受外资投资商的管理,另外还要为外资商建立撤资的渠道。

      在中国没有第二个市场,只有30%的可上市公司可以上市交易。这就意味着对风险投资商来说,很难从股票市场撤出。

      于教授用了一个方法解决了这个难题。他和南韩的一些投资商们共同成立了中韩生物创业中心控股公司(CKBIC Holding)。这个公司在11月下旬在开曼群岛开始注册,并全权控制一个注册在北京的CKBIC子公司,向这个子公司注入资金。

      这个北京的子公司会将所有的研究和发展外包给北大未名福源研究中心。

      如果外国投资商们想撤出,这个安排会让他们通过在开曼群岛的控股公司撤出。北大未名也会从与未名福源获得的合同中受益。

      “最重要的是,北大未名会为它获得了的研究和发展的潜力,而不用花一分钱。”于教授说。

 
返回新闻中心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津ICP备17007982号
Copyright©2004-2019 天津溥瀛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